汪刃锋 官方网站

http://wangrenfeng.artlianhe.com

汪刃锋

总浏览人气:33026

汪刃锋,别名汪亦伦,安徽全椒人;擅长版画、中国画。1938年参加抗日救亡宣传工作,从事木刻;1939年在重庆任育才学校绘画组教师;1942年在重庆参加组建中国木刻研究会,任理事;1946年上海中华全国木刻协会常务理事、展览部长;解放军陆军记者;1952年以来在北京市文联从事创作。  北京画院一级美术师;中国版画家协会顾问;荣获“鲁迅版画奖”;作品有《高尔基像》、《嘉陵纤夫》、《人民的受难》《黄山揽胜》、《雁荡双笋》、《鹰击长空》、《银鸡图》等;出版有《刃锋木刻集》、《汪刃锋画集》。 1918年出生于安徽全椒县赤镇。原名汪亦伦;1924年六岁开蒙
查看详情>>

汪刃锋 艺术家二维码

扫描二维码 关注艺术家

路漫漫其修远兮 吾将上下而求索

  刀锋是笔名、学名汪北增,又名汪亦伦。安徽全椒赤镇人。父亲汪有铭,伯父汪有德,经商做牙行生意,如农村中的粮食行,花生行之类、把农民生产的粮食、花生经手推销出去,拿点佣金。母亲鲁氏,不识字,但擅画绣花图案,善于南方的剪纸,如鞋花、儿童的帽花等。外祖鲁云逵、中学美术教师,擅长国画山水花鸟。汪刀锋生于1918年9月27日(农历戊午年八月二十三日)。有两个妹妹,大妹名北贞,小妹北年不识字,在家乡务农。

 

  祖父汪自荣、年轻时在南京水西门学染坊手艺。祖母张氏,有两个儿子、长子有德,次子有铭。祖父三十岁时得了臌胀病,请人抬回亦镇就去世了。祖母张氏带领两个孩子,大的六岁、小的四岁,以缝穷、卖饭卖粥谋生。伯父十六岁时便去亦镇一家商店学徒。父亲念过赤镇高等小学堂。

 

  1924年,我六岁时开蒙上私塾、跟三舅父鲁有骐上学,念三字经,百家姓、千字文。年幼时就喜爱画画。但画得十分奇怪,又不像花,而我却很喜欢。第二年便叫我念诗经。我念得很熟会背,但字还认不清。老师对我很严,有时顽皮便会挨板子打手心。念到《论语》便开讲了。什么子曰诗云,我听不懂也不敢问老师,怕挨打。1927九岁,虚岁报十岁了,这一年外祖父已经六十多了,他身体不好,中年丧偶,鳏居了几十年。他那间十米长的小房间,一张卧铺,一张画桌,平常每天都要运笔写字,或者作画。我时常跟着母亲去看外公。我很喜爱看外公作画,一看我就入了迷不想回去。回家后,我便央着妈妈和外公说,我想跟外公学画,妈妈被我说动了,便领着我去看外公说我要跟他学画。外公很认真地对我说:孩子、“一年发一个江湖客,十年发不了读书人”。学画是没有出什么前途的。后来我拿出了几张习作斗方给外公看,老人笑了说这孩子到还有点画画的灵气。我的衣钵,将来要传给他了。于是对我说,以后上完学来我这里和荫琏一同学写字,读点千家诗,再临芥子园画谱。从此以后我就开始学画了。

 

  二表兄荫璜在合肥念高中,表弟荫琏外公很疼爱他。留在身边教他和我一起学书法,学诗。二表兄暑假回来了,我也搬来和他们住在一起,白天习字画点习作。晚间乘凉聊天,从表兄那里了解一些当时学校里的情况。从此我既学习又陪伴了外公。可是好景不长,我到外公家住还不到两年,外公就去世了。在外公出殡那天,我哭得很伤心,街上的人议论说,外孙哭外公哭的那样伤心的事还是少见。

 

  1932年十二岁,上赤镇小学插班二年级。进了小学之后,我觉得新式的学校比老得好,我上了两年就毕业了。

 

  1932年,在赤镇自己练习书法、学画、读书。开始我练隶书华山庙、张迁碑、后来就练石门颂碑。

 

  在我年青的朋友中,有好几个。如童车五,童志诚,还有童志诚的师范同学闻其敬,他们给我带来了好些我所从未接触过的知识。童志诚蚌埠师范毕业后,到家乡来当亦镇小学校长,闻其敬和一位姓胡的是他们的好朋友。平常在小学里介绍我一些上海出版的杂志,如《奔流》、《莽原》、《东方杂志》,我便借来看,有些不明白的便请教他们。我还喜欢看上海的《新报闻》。从小学里我接受了一些新思想。另外我从童车正那里,接受了一些古典知识。他爸爸童世桂是读书人,家里藏书很多,童车正在家里自学古典书籍。如“离骚”、“汉赋”、“古文观止”。“汉书,新唐书”等。这时“资治通鉴”我读不懂,我便把一部“纲鉴易知录”读完了,使我从中初步看到中国古代的历史发展情况。

 

  1935年、十七岁。赤镇小学开学后,童志诚校长邀请我到该校任美术教师。对木刻漫画发生了兴趣。日常在报纸杂志上便留心,看到了便把它剪下来。当时我家住在靠近赤镇街的杂家园村,我便在家里兼办了一所蒙馆,教了八九个儿童,将束修当作购买宣纸,颜色、笔墨的来源。除了上课、教儿童之外,便是在家里读书、练字、练画,我把它当作日课一样去学去练。

 

  1936年我从赤镇步行到乌江,专程拜见画家林散之,得到林散之的示范教导。后又和他的弟子林秋泉一同去南京参观全国美术展览会。看到了全国名家的国画、油画,雕塑、书法。还看到了林散之的山水,使我大开眼界。

 

  同年秋天随同外公的朋友刘宗国到上海去,在北四川路底内山书店,购得了新俄画选,白桅译的“木刻创作法”。鲁迅编的《凯绥、珂勒惠支版画集》,使我如获至宝,视为启蒙的良师益友。从而又买了四把一套的木刻刀。便开始自学木刻的习作和构思了。

 

  1937年,十九岁。七七卢沟桥事变震撼全中国!“八一三”日军进攻上海,很快战火烧到了南京,十一月底南京失守,大批难民和溃兵,日夜经过我们小镇向西南流动。在一种单纯的爱国思想激励下,便参加乡里的抗日群众组织——红缨枪会,虽然带有迷信色彩,但他们很勇敢,一次袭击敌人碉堡战斗中,打死了几个日军。日军报复,我便逃离了赤镇。先逃到肥东的小黄山,年底到了舒城。在舒城报名参加“安徽省动员委员会”所办的乡政干部抗日训练班,在六安北大营受训两个月。结业后被编到省第二十六工作团。任务是组织农民、发动群众组织起来抗日。

 

  当时省委会由张劲夫、周新民、狄超白、这些地下党的领导。第二十六工作团团长陈穆是地下党员。当我们团开赴大别山的腹地,岳西县黄叶乡区,我们小分队被安排在头陀河乡。我们六个人三男三女。杨立长、李俊杰和我。女的是何玉藻、张祖彦和方玉书。我们带了两支步枪和三个手榴弹,住在一座草庵里。生活工作都得自己安排,生活十分艰苦。这时我做了一首打油诗:“野菜无盐间大豆、同仇敌慨寄荒庵。旅险若夷期报国,倭氛尽荡始心安”。当时我们几个青年在这儿工作,但开展不了,听说有位老秀才颇有些威望,要把他争取过来,对发动群众才有利。于是我写了一首七律诗,请他指正,这以后的工作开展,得到他很大支持。诗如下:

 

  “萍踪寄迹客心惊,几度家书报不成。残月破窗偏有意,摇风竹影疑追兵。亲朋海内无消息,骨肉谁来问死生。拔剑欲餐倭虏肉,挥毫且作不平鸣”。

 

  1938年,二十岁,春季在黄叶乡成立“岳西县黄叶乡抗日人民自卫军模范大队”,储造时任大队长,陈穆任政委,汪刀锋任连队指导员,继续做发动群众武装群众工作。半年后与史邦鉴一同回立煌公干,在立煌认识了五战区宣传部的美术干事莫朴,安徽省卫戍区政治处的孙济生,上海美专毕业的朱思樵、沈福华、刘业兴。在史邦鉴的活动下、我们成立了汇画标语宣传队,史任队长。我和刘业兴任副队长。还吸收了几名男女中学生。得到动委会宣传部的批准,我们调离第二十六团到淮北敌后做宣传工作。

 

  我用梨木刻大幅木刻板画,手工即刷出来当招贴画,同时用红土白灰沿途画壁画,写大标语,还办了街头画展,向敌后老乡宣传抗战到底的决心。我们步行巡回五百多里,然后回到立煌过冬。这一段工作得到省动委会组织部长周新民的支持,直接受省动委会的领导,不再回岳西了。

 

  1939年,二十一岁。一月、国民党召开五届十中全会,确定政策重点从对外转向对内,制定了反动的“溶共”、“防共”、“限共”、“反共”政策、宣传队解散,我将我的画稿和资料、捐给安徽省文化工作委员会,得到稿酬五十元钱,同时领到大别山画报的编辑费四十元,借此作路费,经襄樊、宜昌万县乘轮到达重庆。住在朝天门一家小旅馆里,一住就是好几天、我看到陪都和战前一样,歌舞升平,吃喝玩乐,穷富对比十分尖锐。十分感概,写了两首一七绝。

 

  (一):我到巴山已有时,那堪人海竞如斯。

 

  奢淫彼彼寻新乐,前线牺牲却为谁。

 

  (二):蒙蒙细雨湿征衫,迫守穷途举步难。

 

  战都歌舞犹如昔,热血男儿怎忍看。

 

  不久安徽省驻渝办事处来人领我去重庆大量子银行公会大楼,见到了驻渝办事处主任、周新民。于是我就在驻渝办事处住下了。两天之后,周的女弟子复旦大学毕业生、黄元汉来了,周向我介绍,这是赈济委员会主任黄伯度的女儿、她在嘉陵江上二岩、办了一所教养院、你去她那里教书好不好,我们都是安徽老乡,你若同意今天就和她一同去。于是我随着黄元汉女士乘车到北碚、再乘柏木船渡江攀上二岩山顶教养院。担任三年级级任、兼教全院的劳美课。每月一百二十元。教了半学期我看到这儿对待儿童像对待管教犯人一样,我很不乐意在这儿继续下去。于是我又去重庆看周新民,说明我的愿望。周新民告诉我一个好消息,说教育家陶行知在北碚正筹办一所育才学校,那里环境非常好,我估计他们正需要人,我介绍你去北碚看看陶先生,他若同意了你就去。于是我就搭公共汽车来到北碚。在镇边一座旧的碉堡里,见到了陶行知先生。陶先生四十左右,戴着一副近视眼镜,长方面孔,留着小平头,十分朴素。上身穿了一件深蓝的重视短衫,态度很和蔼地问我、汪先生有何创作和着作。我说现在还没有,于是我拿出在大别山创作的木刻,以及咋报刊上发表的木刻和文章,另外又从书包里拿出几张中国山水画的作品,陶先生看了之后,便问大别山的情况,我如实地将情况的变化告诉了陶先生。陶先生说这是抗战的低潮。随后写了一封信,嘱咐我去北温泉,再乘船去草街子古圣寺育才小学,找马侣贤副校长,由他给你安排工作。

 

  我在嘉陵江边弃船登岸,草街子是个仅有几十户人家的小镇。离古圣寺还有六华里。我沿着石板路走,约莫半小时,便听见了钟声。抬头看前方、有一座山峦,黑压压的松林,拥着一所古庙,前面就是育才学校了。

 

  古圣寺坐落在凤凰山顶,是一所大丛林,山门呈品字形,设了两道耳门。内有影壁,左右有两株巨大的黄桷树,树冠覆盖面很大,伸展到墙外,颇有龙翔凤翥之姿。进入殿门,便步步升高,丹墀上便是三重殿。走廊两边是育才各组的黑板报,很有些民主气氛。四周围以石墙。殿后身是藏经楼。使我感到民主思想和古老的建筑巧妙地结合在一起。我找到了马副校长。他约莫三十来岁光景,圆圆的脸,说话带着浓厚的合肥口音。


扫一扫关注微官网